当前位置: 品牌联盟网-汽车频道 > 独家报道> 狗奴

狗奴

颜光明 向Ta提问

来源:网通社 原创 2018-05-07 12:50

老者对于狗的耐心,细心,真心,让我有了恻隐之心。老者说,我是狗奴。他说这话时并非自嘲,而是心甘情愿的付出,或许是一种寄托。看出了他与狗的情感。最后,老者说,现在我还弄得动它,今后还有谁弄得了我。人都有老的时候,这狗似乎就是一种寓言。

撰文/颜光明(网通社汽车研究院院长)

每天早晨,在家门口马路上,总有一个老者站在一条爬在地上的大狗身边,看护着。时间大约在一个小时左右。狗在望呆,不时地转着脑袋,东张西望,肥硕的躯体从不轻易地挪动。有趣的是,这条狗还套着一件狗衣,想必备受宠爱。老者有时还帮它梳理发毛,发毛被风吹起,满地旋转,飘附在行人的身上。

品牌中国网

这是一条繁忙的马路,来回车辆很多。这狗也喜欢热闹,就像放风,每次趴在地上就一动不动地用狗眼看着来去匆匆的行人,呼啸而过的车辆,各色人等的表情。老者的忠诚就是待在它的身边望着它。这就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某日,我好奇地上前搭讪,问了一句傻话:这样养狗有乐趣吗?老者很斯文,不像个白丁。他用瞪圆的眼睛从镜片后面反问我:你说养孩子有乐趣吗?我一时语塞,接不上他的话头。觉得怪异。

品牌中国网

见我没反应过来,或有点不解的样子,老者用婉转的口气往下说:这狗同小孩一样,相当黏人。今年它12岁了。老者的口气很疼爱他的狗。这相当于人的什么年纪?七八十岁,你看它老了,走不动了。你好像老是这个时候出来?是的,很有规律。为什么?他每天要方便一次,牵它出来走走。

原来如此。老者有点得意地说,这狗很讲卫生,从不在家里方便。他的待遇在我们家是最高的。这又从何说起?老者与我聊起他的狗趣和狗的故事。

品牌中国网

“这狗啊,不养不知道,养了之后就甩不掉。”老者用手推推了他鼻梁上的眼镜架说,它睡床,有专用沙发,也看电视,跟正常人的待遇一样。有时也会发脾气。比如你占了它的沙发就会朝你吼,吃的不好也会不开心,还要经常给它洗澡,用吹风机把它身上的发毛吹干,就像伺候一个小孩没啥两样。

你对它这样好回报是什么?不就是个伴嘛。它知道你对它好?当然知道,黏人就会让你觉得开心。那你就离不开它?所以,我什么地方也不去了,连旅游都放弃了。你觉得值吗?不管怎么看,它至少使我有事可做了,对健康有益。这又从何谈起?你看,至少每天我要牵它出来走走,在家有它陪着不寂寞。

品牌中国网

老者早就退休。狗是孩子养的,成家了,他们都走了。狗就扔给了他。接过孩子的宠物,变成了他的老伴,反而减轻了孩子的牵挂。我问老者,养这样的狗成本多少?时间和精力不算,一个月要千把块钱至少。我说,有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,这狗已经走不动了,将来这么办?我已经想好了,也为它准备了一辆推车。它要坐轮椅了?是的。这和人一样,总要善待。等它大限后又要花一笔不小的开销?我也准备了,至少万把块把。准备给它买墓地?有这样的打算。

我们的交流,这狗似乎也在听。它用衰老的眼神望着我们。我说,这狗如果走了之后,你还养狗吗?不养了。从此再也不养了。这是否与情感有关?算是吧。

品牌中国网

规定的时间到了。老者唤狗起来,狗赖着起不来。他索性跨在狗的身上,用力在胯下提起狗圈,帮狗站起来。老者对我说,这狗有90斤重,身体很沉,它已经有点支撑不住自己了。狗,终于站立起来,但是,迈步还吃力,步履蹒跚。老者嫌慢,催它走,并用哄小孩的口吻说,再不走就要打了。举起手来假装要打的动作在吓唬它。难道它真的听得懂?

品牌中国网

我收起了好奇心。老者对于狗的耐心,细心,真心,让我有了恻隐之心。老者说,我是狗奴。他说这话时并非自嘲,而是心甘情愿的付出,说是一种寄托。看出了他与狗的情感。最后,老者说,现在我还弄得动它,今后还有谁弄得了我。人都有老的时候,这狗似乎就是一种寓言。

2018年5月6日于控江路桥

文章标签: 颜光明 车外杂谈 责任编辑:余昶
0条评论

预约试驾

返回顶部

微信、QQ、支付宝扫一扫手机阅读更方便。